医生吐槽鸿茅药酒,内蒙警方跨省抓捕

文章出处:凤凰网

经常看电视的朋友,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感到陌生。无论你是看广告还是看电视剧,鸿茅药酒都在那里。

广告轰炸产生的心理效果是:这是一款包治百病的酒,这是一款与孝心等价的酒,这是一款有病没病都得喝两口的酒。

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鸿茅药酒是药不是酒。我也是看了前段时间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才知道。

鸿茅药酒就是一款酒剂类中药。1992年,它被国家批准为非处方药;1998年,又被列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按照官网介绍,“药借酒力,酒助药势”,这款药酒的功能主治为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及妇女气虚血亏。

既然是药,可以这样做广告吗?

答案是:可以也不可以。在内蒙古可以,在其他地方不可以。

2017年8月,《健康时报》曾报道称,记者研究近十年公告文件,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曾被江苏、辽宁、浙江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这些省市的食药监部门也真不容易。2630次违法,应该可以创纪录了。但鸿茅药酒很彪悍,虽然被这么多地方追着打,依然活得很好,业绩蒸蒸日上。其中功不可没的当属“老家”内蒙古对它的亲妈式支持。

最新的例证是,广州医生谭秦东因为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来自天堂的毒药”,遭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

一石激起千层浪,“鸿茅药酒是毒药”于是成了今天网络上最热的流行语。如果所有说这句话的人都得到谭医生同等待遇,恐怕不单凉城县的警察不够用了,整个内蒙古都要警力告急了。

从商业角度看,跨省抓人是蠢行中的蠢行,但鸿茅药酒成功地向全国人民秀了一次肌肉。下次看到鸿茅药酒乱入电视剧,看你们还敢不敢发弹幕吐槽。这种恐吓式品牌宣传,可谓空前绝后,特别是绝后。

因为鸿茅药酒是药不是酒,所以即使有效,也只能对特定人群有效。宣传“所有人都能喝”,必然会伤害大量人群的身体健康,所以说它是“来自天堂的毒药”是准确的。天堂都没有抗议,凉城县警方先不干了。

请问你们是喝多了鸿茅药酒,忘了“公安”前边还有两个字是“人民”吗?

在内蒙古,像妈妈一样呵护鸿茅药酒的不止是凉城县公安局。

如前所述,鸿茅药酒的违法记录都能贴满一条街的电线杆了,网上对鸿茅药酒的抨击更是铺天盖地。但是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局给鸿茅药酒的广告批文从未间断。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局2018年3月8日还特意发布公告称,该局组织法律界、医药界、广告界对鸿茅药酒广告的合法、合规性进行了评审、论证。结论是,“鸿茅药酒广告符合《广告法》《药品广告审查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的有关规定”。

这份公告还表示:“经查,自2014年以来,自治区局从未接到有关鸿茅药酒违法广告情况的通告、通报,更无采取暂停销售措施的函件。违法广告监测数据也未涉及鸿茅药酒。”

然而南方周末记者发现,2016年5、6月间,安徽食药监局两次曝光“鸿茅药酒官方商城”网站存在虚假宣传、夸大产品功效等问题,责令其停止发布虚假产品信息。而2017年4月,鸿茅药酒又出现在了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黑名单上。

鸿茅药酒板上钉钉的违法事实摆在那里,食药监局的同志却楞是看不见。真替他们的视力着急,有功夫集体去医院看个眼科,莆田系应该最符合他们的标准。如果工作实在太忙,那请用莎普爱思。“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喝鸿茅药酒,滴莎普爱思,来自天堂的呼唤就不远了。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文里还有这样一段话: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是内蒙古自治区一家合法中成药生产企业,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鸿茅药酒是该公司取得国药准字注册批件的独家中药品种,产品配方具有270多年历史。其“古法酿制工艺”入选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鸿茅药酒配制技艺”入选文化部《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鸿茅品牌获得“中华老字号”称号;鸿茅商标被评为全国“驰名商标”、“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鸿茅药酒被评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17年入选“CCTV国家品牌计划”。经监督检查、监督抽检,鸿茅药酒产品未发现质量问题。

你是食药监局,它是药厂。你是猫,它是老鼠。你只需要关心老鼠有没有乱来,它有没有获得过一号老鼠洞选美比赛冠军,关你P事。公文里来这么一段贯口,只能让人们纳闷,这只猫跟这只老鼠是不是有一腿?

为了你,天南海北去抓人。为了你,甘愿与全世界对抗。内蒙古有关部门对鸿茅药酒的爱,让人感动而不敢动。现在山呼海啸般的舆论来了,这份爱到了经受检验的时候。

标签: 鸿茅药酒, 欺诈消费

添加新评论